您现在的位置:心情文章

似水那年 如烟火二十四>

作者:admin 日期:2015-6-30 14:40:38
〔伍小雨的日记簿2〕

伍小雨说,有些人总把别人看的太重,似乎遇见的那个人,就是自己苦难生命里唯一的救命稻草。从而一直贬低自己,讨好他人。

一九九三年的冬天,那一天,风雪交加,一望无际的田野成了雪白的布匹,连接着那迷蒙的天边。一个瘦高的男子正扛着一大袋东西,走在一条铺满白雪的田间小道上。

咯吱~男人回到房门前,将脚上的雪跺了跺,然后推开一扇木门。走进房间,一个年轻女人正坐在炭炉旁取暖,她的怀里正有一个孩子哭闹着。小雨不哭,看看谁回来了。女人一边哄着怀里的孩子,一边说道。孩子似乎并没有因为女人的话停止哭闹。刚回到家的男子,只是看了看女人怀里的孩子,然后便坐在了碳炉旁。

妈,峰华回来了,女人对着里屋喊到。一个头发半白的妇人从里屋走了出来。妈,小雨一直哭,你帮我带下吧,我去做饭。

妇人一脸漠然的看了看年轻女人,然后走到碳炉边接过女人怀里的孩子。女人淡淡笑了笑,然后走向前厅的厨房里。
妇人将孩子放在床上,然后自言自语的说,别人一生就一娃,她到好,生了个

妈,你别说了。让敏慧听到了不好。男人看着面前的母亲说道。那又怎么样,我就是要她听到,一点用也没有!妇人直接说道。

啊,厨房里的女人暗暗一惊,连忙将手指放进嘴里。她转过身看了看里屋的方向,偏过头,眼角却是一点透明的晶莹。
下一篇:没有资料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