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新手专题

翠翠

作者:admin 日期:2016-11-17 14:26:54

那时候还在平房住的时候,亲戚捉到一只小鹦鹉,送给女儿玩。它的模样好漂亮,翠绿的身子,黄色的小脑袋,脸颊到胸之间有几个紫色的斑点,脖子上有黑色条纹,翅膀上黑黄相间,粉红的小爪子。我给它起了名字 叫翠翠。以前小猫小狗没少养过,但从来没有养过鸟,就上网查,知道它是虎皮鹦鹉,主食是小米,喜欢吃蔬菜,水果。买了个鸟笼,正式成了我们家的一员了。白天天气热的时候我把挂到门前的柳树枝上,凉快了再挂到晾衣服的铁丝上,还得提防猫的偷袭,晚上就挂到家里。开始时候,它有点怕人,手伸过去它就躲,只吃小米。逐渐的苹果,白菜,菠菜,柳树叶,树枝,核桃,麻子,瓜子什么都吃。有一次,它自己弄开笼子飞了出来,在我面前不停的扑闪着翅膀,我害怕它啄我,就躲开了,然后把它捉回笼子里。后来我就想它是不是和我有感情了,想靠近我,于是我就有个大胆的想法,给它一点自由。逐渐亲近它,喂它食物时亲手送到它跟前,它就毫不客气的用嘴叼走,在家里尝试打开笼子,它就在笼子周围活动,在笼子上爬上爬下,我就伸手慢慢靠近它,耐心地等它爬到我手上来,我记得第一次等了好久,终于成功了。自这以后,它就和我们很熟了,飞到人们肩膀上,头上,有时站在眼镜上,有时停在我的辫子上,就像戴了一个鲜艳的头花。让它站在手背上,伸开胳膊,它就顺着胳膊跑到肩膀上,如果中途你用另一只手拦住它的去路,它就又上了你这只手,再把胳膊伸开,它就又跑到肩膀上,啥时候玩的不耐烦了,就飞走了。翠翠虽然和我们熟,但它害怕用手抓它,也不会让你摸到它,有时它停在手上时用手指挠挠它胸部的羽毛,它倒是不反对。人们吃东西它就飞过来,你端个碗,它能站到碗边上,你啃着苹果,它能站到苹果上。女儿写作业,它在本上跳来跳去,有时啄啄人家的笔,老公在电脑上上网,它在键盘上跳来跳去,经常飞到他肩膀上趴在他耳朵边叽叽喳喳叫,他捂住耳朵,翠翠就跑到另一只耳朵上叫,老公烦了,把它赶走,一会就又飞过来了,让人又好气又好笑,不知它的小脑瓜里在想什么。翠翠有个嗜好,喜欢飞到我肩膀上,躲在头发下面啄我发夹上的水钻,没几天就一颗不剩了。翠翠很顽皮,有时候穿衣服能把它穿到袖子里,有一次睡觉,刚躺下觉得脖子下面有什么在动,原来是傻翠翠。翠翠还特别热情好客,一旦家里有客人来,它也不管人家喜不喜欢它,就飞到人家身上叽叽喳喳叫。
有一次把鸟笼挂在院子里,它自己弄开笼子飞出去,当时旁边有个人,它准备往那个人身上飞,结果那个人躲了一下,它就飞到门前的高高的柳树顶上了,欢快地在枝繁叶茂的树枝间穿梭,它翠绿的小身体几乎和树叶融成一片,一会看得见,一会看不见,尽情的吃着嫩绿的柳叶,任我们怎么喊它都不下来。也是,好不容易自由了,怎么会留恋锁着它的小笼子。后来进屋吃了午饭出来就看不到它了,院子里静悄悄的,树叶懒洋洋的,一动不动。心想一定飞远了。过了一会,觉得不死心,又去院子里找,边走边看边喊它的名字,快到大门口时,它突然从楼顶飞到墙头上,墙不怎么高可是也够不着它,但距离很近,我不停地喊它,可它就是爱理不理,然后就飞到对面的树上,又飞到别人家的屋顶上,我无可奈何在下面叫了几次,邻居们说找不回来了,我也只好放弃了。回家上网查了查,说虎皮鹦鹉是找不到家的,在野外没有生存能力,只能存活两三天。唉,可怜的小家伙。不知不觉已是傍晚,心想翠翠怎么度过这个晚上,外面危机四伏,到处是饥饿的猫,我家的咪咪连野生的麻雀都能捉住,何况它这只傻鸟。正想着,外面
有人喊我,出来一看,真是欣喜若狂,隔壁的老王手里攥着翠翠给我送回来了,老王跟我说,他去麻将馆,看见两个小孩准备拴着翠翠玩,老王听说我?了鸟,就过去问,说是它飞到别人肩上,让人家捉住,送给小孩玩,就要了回来。看来翠翠已经把人类当成朋友了。之后还有几次,我们出去的时候不知道翠翠在肩上,就把它带了出去,它都很乖,没有飞走。还有一次,它从家里飞出去,停在屋檐下的电线上,我捧了一棵白菜喊回来的。
就这样相安无事到了冬天,翠翠和我们越来越熟,它又淘气,又顽皮,又可爱,又好玩,又不免惹人烦,老公比较反对我把它放开。可我看它被关在笼子里可怜兮兮的样子,就总是不忍心,于是时放时关。甚至忽略了我家还有个致命的杀手咪咪。翠翠刚来我家的时候,鸟笼挂在外面,咪咪坐在笼子下方,朝着翠翠叫了好多天,直到看见没希望了也就安静了。平时在家里,翠翠也不往低处飞,猫一般在睡觉,似乎也井水不犯河水。

翠翠不挑食,它很健康,我甚至希望它能长命百岁的活着,再给它找个伴。虽然和我们很熟,但也很孤独,它经常倒挂在化妆镜上照镜子,要不反复地从镜子前飞过,在它面前立个小镜子,它能贴着镜子待半天,并且叽叽咕咕和里面那个鸟对话。有一次,老公办公室误闯进一只麻雀,拿回来和翠翠放在一起,翠翠喜欢的人家不得了,人家到哪它就追到哪,并且对着人家叽叽喳喳叫,麻雀也不理它,它也不嫌人家长的丑。麻雀毕竟是野生的,在家里养不住,就放走了。
转眼到了冬天,家里虽然生了炉子,也难抵阵阵寒意,咪咪恨不得能钻进炉子,那段时间我身体不舒服,在家休息。有一天下午,咪咪在火炉旁的纸箱里睡大觉,我在被窝里躺着,女儿也生病了,在床上躺着,翠翠在外面玩了会,可能累了,在笼子里呆着,如果在平时,它在外面玩上一阵,回去的时候我会把笼子给它关上,那天我也没去管它。炉子上的水开了,我去取茶壶,不小心把水洒在咪咪身上,咪咪下窜出来跑到门口用舌头舔身上的水,就在这时,翠翠突然飞了出来,可能它本来是找我的,结果正好我弯了一下腰,它就飞到了门框上, 就这一刹那的功夫,咪咪突然扑了上去,我不顾一切地跑过去掐住咪咪的脖子,把翠翠救下来,可一切都无法挽回了,它小小的身躯躺在我的手心里,我喊它的名字,轻轻抚摸它光滑的羽毛,可它还是慢慢地闭上了眼睛,我伤心欲绝,女儿也放声大哭。那个夜晚我整晚都在流泪,第二天,我找了个精致的小盒子,里面铺了一层翠翠最爱吃的小米,把它放到里面,让老公把它埋在院子里翠翠最向往的高高的柳树下。是我给的自由害了它。就这样,它成了我们永远的翠翠。
后来我们就搬家了,把咪咪也带了过去,它害怕这个陌生的新环境,第二天出去就再没有回来。
直到去年四月份,我们又买了一对虎皮,一只叫翠翠,只叫皮皮,五一放假回老家走了三天,皮皮也被饿死了。

上一篇: 父亲的信
下一篇:没有资料
Baidu